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男友网恋MM就潜伏在我身边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2:59:28  

  和男友在一起两年,一直恩爱。身边的每个朋友都说我们很般配也很幸福,每每这时,我的脸就会绽开一朵花,晕红一片。真的很幸福,男友南木对我一直很好,呵护备至的关怀我,不让我受委屈,不让我受一点点的苦。

  我们准备结婚,虽然没有浪漫的求婚仪式,但是我们心已靠拢,我想,这辈子找到他是我的幸运,更是我的幸福。我会珍惜,珍惜永远。

  女友蓝梅说,你真是幸福,看着让人羡慕又嫉妒。我笑着说,你的男友也挺好啊,对你疼爱万分。她叹了一口气说,没什么激情,还没结婚就平淡如水了,不知结了婚是什么样。我说,其实日子再过也不会有什么新花样,只是内心要多一点共同的空间,俩个人才会更好的生活在一起。我和南木就非常爱交流,不隐瞒对方任何事。蓝梅没有说话,看了看我,然后拿起背包留下一句,我先走了,就消失了。

  蓝梅是我的好朋友,是我和南木参加朋友的生日会认识的,和我们很谈的来,尤其和南木很是投缘,他们聊上网的事,是一对网迷,空闲时玩一样的游戏,听得懂对方说的网络流行语。我和蓝梅的老公只有傻呆呆的听着他们聊天,每一次都是南木想起冷落了,才停止话题。

  我们四个人每个星期都要聚一次会,到野外或在家里或在饭店,就是让工作了一周的大脑和心灵轻松轻松。蓝梅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,那样迷人,他男友在一旁看的发呆。我笑说,以后会把蓝梅吃了。

  蓝梅的男友呵呵的笑,一副老实人的样子。南木在一旁说,怎么会看够呢,美女总是让人移不开视线啊,说着,南木抱住我,然后在我脸蛋上亲了一口,看不够亲不够。惹来我们大家的笑声。我看到蓝梅笑容里的不自然,我想,也许是他男友只是内在不太浪漫。

  晚上的时间,南木经常泡在网上,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听着他噼哩叭拉的敲打键盘,真不知他在忙着什么。问他,他说,没事瞎侃。我不喜欢上网,对电脑不敢兴趣,所以不太懂,看着南木那边聊边咧开的嘴,觉得十分可笑,网络还真能给人真实的感受?我不知道。

  一次,南木有急事出门,没有把电脑关闭。在我想把电脑关了的时候,发现他的MSN有一条消息,我很想你,这暖昧的词语让我的心一惊,难道,是网恋吗?我愁眉不展的坐在电脑前,看着发过来消息的人叫MM。下线了。想了想,安慰着自己,也许是个玩笑,网络上哪来的感情。

  然后就放下一颗心,真的没有在意,因为我知道南木对我很好,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,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有多爱我,我可以感觉得到。我没有对南木说起这个事,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。而后我还会继续看自己的电视,他依旧会在电脑前噼哩叭啦的打字。

  慢慢的,我的心不再保持温暖,已经暗暗发冷,因为我不只一次看到有人给南木发过来的信息,都是想你要和你在一起的话。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南木,可他说,都是朋友们没事闹着玩地,网络上就这样,都不知男地女地。我有点相信有点怀疑,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。

  找到蓝梅,向她诉苦,我问她,网恋是怎么回事?她笑着说,网恋就是在网上有感情了呗,然后两个人相恋。我说,南木每天上网和人聊天,可能网恋了!蓝梅看了看我说,你发现什么了?我说,没有,只是看到几次有人给他发的消息,很肉麻。蓝梅舒了一口气,笑笑说,也许是逗着玩地,别瞎想。我看着她点了点头,也许吧,最好是这样。

  南木还是那么爱我,还是有好多人我幸福,我也幸福在其中,忘了他网上的事。一心想着嫁给他应是什么样的。南木说,嫁给我当然不一样了,心情不一样,生活更会不一样。我们一直在憧憬着婚后的生活,他说让我做个全职太太,安心在家相夫教子,半年一次旅行,几年之后搬大房子,买个摇椅放在充满阳光的屋子,等我们变老时,还可以坐在摇椅上慢慢聊,我一直是他手心里的宝。

  我以为,生活会一直这样过下去,只是,南木几次的加班让我心生忧虑,因为他办公室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。他回复的语言有点敷衍,眼神有点飘移,他不善说谎,我看出他的有意隐瞒。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,南木不爱我了,爱上了别人?是我的信任放纵了他?我胡思乱想一通,终找不出最佳答案。在南木说晚上晚些回来的时候,我给蓝梅打了电话,我想和她聊聊天。可她的电话打不通,打到她家里她男友说不在家,我们俩在电话里说了好多,缓解了一下心情,其实,蓝梅的男友很善解人意的,会安慰人,不知为什么蓝梅总说她男友不好。

  南木回来了,像是喝了酒。我说你到哪去了?他说朋友聚会,多喝了两杯。看着他醉得一塌糊涂,我也不多问一句话。听到他接通一个电话,含糊不清的说知道了,明天见。

  早上起来,南木清醒了,他说,今天有业务要出去一下,我点点头说,好。他刚出去,我就紧随其后,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,他并不是工作,而是另有隐情。南木来到一住宅区,进了一洞楼,我远远的跟着,看着他坐电梯到了十楼。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地厉害,我这是在干嘛,在捉奸吗,南木那么爱我,怎么会做这么对不起我的事,我不敢再往下想,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。我偷偷的趴在门口,听到里面有音乐的声音,夹带着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起来似乎耳熟,却不能肯定是谁。

  手伸在半空却一直不敢扣响,我害怕看到那一幕,我害怕看到我想像的场面。几分钟就那么傻傻的站在门外,泪流满面的低哭。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我,赶紧坐电梯下了楼。

  又一次四个的聚会,我多了一些忧愁。我什么也没有对南木说,我怕一说出口什么都没了。蓝梅问我怎么了,我看了看南木摇了摇头,没事, 有点不舒服。南木坐在我身边,问我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看医生,是不是冻着了,是不是发烧了。蓝梅说我去拿杯水,我马上挣脱南木的手说,没有,挺好的。南木依旧自顾自的说,这么大人了怎么不知加小心呢,冷了就多穿衣服,饿了就得吃饭,都怪我工作忙没时间照顾你。我真不想听他说这些话,憋的我要窒息,这个大骗子,还有脸和我说这些,伪君子,我蹭的一下站起来,不要再说了,我的一声吼,惊了蓝梅和她的男友。南木有些惊讶我的举动,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在他们目瞪口呆中独自跑开了。

  蓝梅找到我,看到她我就扑到她怀里一边哭一边说,南木有了外遇。说出这句话忽觉得蓝梅往下一沉,看来她也很惊讶。我说,你们常在一起玩游戏,认识叫MM的人吗?蓝梅迟疑了几秒说,啊, 认识,怎么了?我说,南木可能和她谈上了。蓝梅说,不会吧,那只是网上瞎玩的游戏,怎么会真在一起啊。我哭得更凶了说,我看到南木和一个女人在一间房子里。蓝梅说,什么?你亲眼看到了?我摇摇头说,我看到他进了一间房,但我没敢敲门,但听到里面有女人说话的声音。蓝梅抚了抚我的肩膀半天没有说话。

 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,也不敢问南木一句话。我想蓝梅会对他说的吧。只是好几天过去了也不见南木有何反应,他照常上班,照常生活,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,他也没那么在意我,根本没当一回事。蓝梅没对南木说?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这些天一直在想着南木的事,身体有些异样,感觉不太舒服,请了假早些回家,掏钥匙开门之前,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话,这熟悉的声音重现耳畔,我气地顺气都不能自如,趁我不在他还把人带到家里来,真是够狠的。只听到那个女人说,我们俩一起走,反正谁也没结婚。男人说MM,不要这样。听到这里,我真的受不了了,用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开了门,看到一男一女在沙发上拥抱。眼前的人让我目瞪口呆,瞬间成了植物人,南木甩开抱在他身上的人跑到我身边,把要晕倒的我扶进屋里,我已说不出话了,两眼直直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。这个人就是我一直当她朋友的蓝梅,我万万没有想到,会是她。我还把她当知心人说心里话,没想到我是个白痴我是个傻子。原来网络上的那个叫MM的人,就是蓝梅,MM。

  我已离开那个称之为爱的家,没有任何让我留恋的东西,一个无情的背叛让我看清一个人真实的面目。我再忍让,我再装傻,也不可以原谅这样的事情发生。南木在我要走的时候还对我说爱,哭着求我不要离开,他一直深爱着我,还要和我结婚,他说他没想过要离开我,只是一时忘乎所以出了轨。我苦笑,感情的事是可以拿来玩的?是可以一个不在意就背叛?我不能接受,玩的对象还是都认识的朋友。我不知道蓝梅的男友知道这件事会做何感想。我是一定要离开。即使南木哭干了男儿泪,我也会义无反顾的离开

  真的走了,就这么散场了,虽然都是泪水,南木脸上的,我脸上的。我们憧憬婚姻的梦就这样破碎了了。所有的事只能自己想想,没完成的事也不再期盼了,一切都过去了,再不能挽回。没有谁再说我幸福,没有谁再说找老公找南木那样的,没谁能说出口。他们可以看到,其实和我一样,只是表面,并非心里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